欢迎来到章丘头条!

科学家驳斥“实验室泄漏说”:这条指责中国的

国际资讯 2020-04-29 09:51192网络

参考消息网4月28日报道 美国沃克斯网站4月23日发表该网站科学与健康版主编伊丽莎·巴克莱的文章,题为《为什么这些科学家仍然不相信冠状病毒是从中国实验室泄漏出的》。巴克莱通过对多名权威科学家的采访,分析并驳斥了捕风捉影的所谓中国实验室泄漏假说。文章摘编如下:

有关新冠肺炎疫情的重要谜题之一,是SARS-CoV-2新冠病毒究竟是如何实现从野生动物身上到人类体内的飞跃的。

寻找一场刚刚出现的传染病的指示病例即“零号患者”,可能要耗时数月甚至数年,如果这个人完全能找得到的话。因此,我们仍未找到零号患者并不奇怪,尤其是对一场具有这么多无症状传播案例的疾病而言。

有关病毒来源的声势浩大、捕风捉影和莫名其妙的讨论——特别是在美国——已经陷入真空。共和党正在加紧努力把疫情的责任归咎于中国。

在本文中,我将讨论最新流行的假说:即某个研究人员在一个高度封闭的实验室里感染了这种新病毒并意外使之扩散。这一假说自2月以来一直流传于美国、英国及中文的媒体上。借助这些报道的声势,唐纳德·特朗普现在也在利用这条指责中国的潜在途径。

既然政治将继续推动这一假说进入公众领域,让我们来浏览一下实验室泄漏不大可能发生的理由。

曾任美国国际开发署新型威胁部门负责人的丹尼斯·卡罗尔也曾与研究新发传染病的中国科学家共事多年。他也认为没有证据表明中国研究人员正在研制一种新型病原体。为什么呢?倘若真的这样,他应该有所耳闻。

他说:“我不会很重视(实验室泄漏说),理由是在这种病毒被发现并送到实验室之前,没有出现任何议论。否则的话,科学界倾向于议论纷纷。如果一种具有潜在危险性的新型病毒被发现在自然界中流传,并被送进了实验室,人们对此会有议论。回过头来看,当时并没有任何关于新病毒发现的议论。”

卡罗尔相信,以他目前担任全球病毒组项目负责人的身份,他本该会对这种事情有所耳闻的,因为他保持高度警觉,并且始终活跃在这个圈子里。

另外,在实验室泄漏说引起媒体更多关注的同时,我们获悉美国军方和情报官员也一直在评估这种可能性。

4月14日,我们获得了一个窗口,可以窥视这些关于病毒是从实验室泄漏出还是在自然界中传入人类体内的调查迄今为止发现了什么。

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上将在五角大楼对记者们说:“各种媒体、博客之类的网站上有很多谣言和揣测。我现在只想说,这还没有定论,不过有分量的证据似乎表明了自然的(来源)。但我们无法肯定。”

参谋长联席会议军医官保罗·弗里德里克斯准将也说过,认为病毒是源于实验室的生物武器实验的说法“一点也不可信”。

此外,《纽约时报》在4月11日对美国政府应对冠状病毒失败的全方位回顾报道中称,在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马修·波廷杰)要求寻找实验室泄漏的证据后,情报官员们无法找到这样的证据。

面对关于所谓“武汉病毒研究所泄漏病毒”的假说,其他曾与该研究所合作过的科学家们都对其标准和规程予以高度赞扬。

波士顿大学国家新发传染病实验所副主任、医学和国际卫生学教授杰拉尔德·科伊施也不相信该实验室会出事故。

他说:“据我所知,武汉实验室的安全安保系统及规程是最先进的,而且因为(美国的加尔维斯顿国家实验室)曾帮助训练了那里的许多研究人员,并且双方有协作,我敢肯定他们是很专业的。这使得发生意外的可能性很小。会发生事故吗?在我看来,不会。”

我们也许永远无法弄清这种病毒是何时进入人类体内的。但是,把注意力过度集中在站不住脚的实验室泄漏说最终可能是危险的。

由于不存在支持实验室泄漏说的确凿证据,达萨克说他担心这可能成为带来严重后果的别有用心的扰乱。

他说:“有一帮人不愿相信这是一起自然的不幸事件。而真正糟糕的是,如果我们不相信这点,我们就不会尝试阻断野生动物身上的其他病毒。相反,我们将把注意力放在实验室,把那些正试图立即研究疫苗来治愈我们的实验室统统关闭。我的意思是,这样做该多么讽刺?”

卡罗尔说,他更多关心的也是如何预防下次疫情大流行。

Copyright @ 2011-2020 章丘头条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备案号:鲁ICP备09050692号

联系QQ: 65773584 邮箱地址:65773584@qq.com